Hester 个人向日志记载/一次未知成败的自我救赎

文学
记录
日常

(Hester) #21

武汉深巷 夜雨游魂

在更新 les 小故事之前,因为听到了 @psychonaut 推荐的《Havuisissa Saleissa》- Tenhi 一下子就想到了今年二月份在武汉从解放军医院徘徊直某个不知名的小旅馆内的时候。
以下内容假装是纪实(((

“上来到我这边睡,我往边上串一下。” 汉口侧下来一边身子对她说。
“不。”
“下面不舒服。”
“不。”
可能汉口心里还想着今天在楼梯间或者热水间的事情吧,但是她懒得去想。
她不喜欢这种男孩子一样的男性,很多事情都透露着没有胆量和试探畏惧。我自己已经很累了,这太不公平。她心里这么想着。
晚上的时候,一起看电影。“我那个时候也是,有反应。”她笑了笑接下了汉口的这个带着一点点的一的话,或许还带着非常和时宜的娇羞。毕竟已经是大学生了,也已经开始说切实到彼此身体关于彼此之间的作用了。
突然下来的大雨让汉口无所适从,她在想如果要是给他一个肩膀,这个当街打滚的男婴会不会抱着她哭起来。她没有再继续想,因为她要把眼下的情况处理妥当。一万个电话,一万个交涉,不省人事的人是可以抛掉所有麻烦的。她带着还没有结果的三百块钱好似一只老鼠。
汉口的舍友紧张地过来,不停地用眼神暗示着她你快走啊。她一时间的恍惚让汉口的舍友在同一时间觉得她是傻逼,“你快走啊!”他几乎就要喊出来了,她终于走了,谢天谢地。
低头是斜杠杠的防滑的地砖,横亘在二维和三维之间的某处。她根本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只能跌跌撞撞地被拉杆箱牵着走。水往低处流,是下雨了。
手机的电量并不像深夜那么长,她意识到自己必须要快一点了。那要往哪走呢?她不知道。救护车和人声是歌剧院的老鼠,推着她紧贴着灌木丛逃跑了。这里也不知道是哪里,至少是一条直线,走下去就对了。
她开始越走越快,并不是因为手机电量,也不是因为惧怕黑夜,而是这黑夜的雨雾中凝结了一团黑色的东西,从某个角落注视着她。那一团黑色的东西,从未有过任何表示,或者是任何言语,只是推着她往前走,被拉杆箱拖着往前跑,跑到急躁的鸣笛声前。
她抬起头,看清了是红色的交通灯。鸣笛的车辆一个接一个,微黄的远光灯像是什么触手,从与黑色东西的另一端远远照过来。其实这触手并不是什么黄色的光吧,她恍惚地意识到。不过她也看清了黑色东西的一点面貌,其实是很苍白的,比如说是阴湿墙角的小花。
她不得不放慢了脚步,因为老鼠又过来了。老鼠们都带着蓬勃的有机物的味道,还有白色的哈气。她看了看自己,好像只有她是没有颜色的。不是,从她意识到没有颜色开始,周围就只能通过灰度来区分。那有机物而就没有了生气,不如说是会动的幽魂,她自己也是。
但是幽魂,好像也不是什么群居的吧。她就躲在了小巷子里,好像是钻到箱子里的猫。触手和黑雾疯狂地涌过来,她要是想逃开,就一定要投奔一方。其实,阴湿墙角的小花,下面连接着丰富的根系。
再看到有颜色的事物的时候,就是淋湿的头发,手机,不能关掉的窗户,但是这时候,小花却不知道去哪了。

在谁也看不懂的道路上越走越远XD

目前堆积更新的列表包括 les 文,长篇,还有他。


(Hester) #22

更新
于是在晚上和一个矫情分子一样看完了《混沌武士》,结果结局意外的让我轻松,比《星际牛仔》还要让我觉得轻松。这很可能和全片配乐的 jazz hip-hop 很有关系,也和女主角的名字很有关系。这个轻松的结局让我在这个晚上打开的黑金无所适从,我应该选点别的什么的。
我很想安利别人这部动画,但是我的语言还是一如既往的贫乏。大概也就是“特别 niupi!”“作画一级棒!”“硬核!”一类的屁话。因为我自己的感觉是非常抽象的,我怎么用具象的语言表达呢,这对我来说很困难。
我只能说,这是一部既定结局的动画。如果你是一个直觉很强的人,你一定懂我的意思。
冰箱里面过冷的黑金,电脑的发热,后背的外套,猫的容貌,空调的声音,还有呼吸。我的手背浮现了一层又一层密集的静脉,显出诡异的紫红色,像是什么毒纹。好事是,《混沌武士》是一个有温度的故事,向日葵也好,路也好,都是在前进的,都是最后凋零的,都是温暖的。铜板什么的一点都不重要,借口什么的一点都不重要,约定啊,刀剑啊,都是本来就想要那样做的事情。被自己的美蛊惑的少女是可爱的,被雨夜困住的两人是烤鳗鱼的炭色,也有快意恩仇,也有去你妈的,剑贼他妈他妈快。
旅途是一个非常适合发现自己的过程。我啊,原来是这样这样的,但是后来又那样那样了。合适的人扳动合适的开关,所有人都在添砖加瓦。

最后再记一次我最近遇到的事,谢谢你和对不起。


(Lain) #23

要学会放弃美好的事物,尤其是那些将我们与过去捆绑在一起的美好。


(Hester) #24


(Hester) #25

【负能警告】记忆这种东西 妨碍我死去

因为似乎不支持外链接播放器只能这样子了 Thrace—菅野洋子

这一段时间内的不安和焦虑积攒到一定的程度,我不知道是不是顶点,我也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我甚至不记得这是不是最坏的时候,我想不是。我们应该有过更坏的时候。

“之前那么痛苦你不也是过来了么?”

是,我是过来了,带着我们一起,成为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混沌形态。在我身边的人能说话时间长一点的就那么几个,我又是很不善于表达的人。别人听了这样的话,又不能怎样。

“我不知道怎么说。”

Dubhe 不会这样子,Dubhe 只会看着我,但是现在他也不看我了,我不知道他在哪。我在等他死掉,没有 Dubhe 的我会怎么样呢?我有点控制不住的害怕和颤抖,从我有差不多点的印象凯斯,几乎就是 Dubhe 在我身边了,他就像是我的影子一样,藏在不透光的地方,推着我走到现在。但是我是有零,幽灵是没有影子的,那么就没有 Dubhe 可以存在的地方。我的尸首在城墙上悬挂着,像是一杆白旗。

我很恐慌,因为这一次和以往所有都不同。这一次,我只是坐在城上眺望的幽灵,以前我可以肆意地插旗。

“爱是什么?”
我想了想就在他心上插一刀。疼么?不疼。再来一刀。疼么?没事的。终于我觉得无趣。

我对你只能有,比别人稍微强烈一点的情感,但是这是我现在有的全部。而我就靠着这点我也搞不明白的东西活着。

反复在不是梦也不是现实的自己里面重复着一个场景,把自己的筋脉扯出来,就像是在身体里面开了一个拉链,或者是扯开小裙子的定位线。

“我想知道活着是什么感觉。”她说。

我看着镜子里面,阴沉混合着她。这一次她没有嘲笑我,应该是嘲笑都懒得嘲笑了。

有花花在是一件很好的事。城也是。

我想多记录下一点东西。趁现在。

枫有爸爸,有妈妈,还有哥哥

但是,枫不清楚。

听说枫没有记忆。

医生说是分离性障碍导致的记忆丧失。

很难懂。

听说枫在不久以前还不是枫。

他们告诉枫在这之前是花枫。

但是,枫并不认识花枫。

也没见过。

果然,还是很难懂。

今天,妈妈一直在和医生说话。

好像是在说关于病情的事。

枫是生病了吗?

没有发烧。

没有咳嗽。

也没有流鼻涕。

很精神。

但是妈妈一直在反复地问医生『到底什么时候能治好』。

心里有点难受。如果花枫的记忆回来的话,枫又会怎么样呢?

是枫会变成花枫吗?

还是说枫会消失不见呢?

一想到这个就觉得很害怕,就会哭出来。

爸爸和妈妈好像很痛苦。

他们摸着枫的头说『可以慢慢来』。

但是,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枫是枫,并不是花枫。

因为很伤心,今天也哭了。

枫说了很过分的话。

说了不想和爸爸妈妈在一起。

对不起。

但是,因为枫不是花枫,很痛苦。

被爸爸妈妈那寻找着花枫的眼神看着,感觉很痛苦。

枫要搬家了。

听说要搬到隔壁的藤泽市。

哥哥说离江之岛很近。

从今天开始要做好搬家的准备。

哥哥说了枫可以自己选想要随身搬走的东西。

不知该怎么对待花枫房间里的东西。

床和桌子还有抱枕都很可爱,很喜欢,但不管怎么想这都不该是自己的。

所以只把书和书架带走了。

因为里面还有和之前哥哥买的小说是同一个作者的书,枫打算都读一遍。花枫收集来的书有很多。

还要带着那须野一起搬家!

来到了新的家。

枫也有了新的房间。

床,桌子,抱枕,窗帘都是看着商品备选栏和哥哥一起选的。这些都是哥哥给枫准备的。

枫想要在这个家成为一个好妹妹。

为成为哥哥真正的妹妹而加油。

枫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

枫觉得总有一天自己会被治好。

治好了的话,花枫就要回来了。

所以,枫要在这个新家,为了愿意把枫当作枫的哥哥成为一个好妹妹。

哥哥从春天开始就是高中生了。

他上一所叫做峰之原高中的学校。

他说在那所学校可以看到海。

枫也想去。

但是,枫害怕出门。

一想到大家的眼神都像是在责备枫不是花枫,就会害怕。

害怕被看着假货的眼神盯着。

难道,枫就不能是枫吗。

哥哥做了饭。

味道并不是太好。

但还是说着『好吃』并吃光了。

哥哥说了『这货好难吃啊』。

哥哥的料理水平越来越高了。

真的是越来!越来!越高了。

听说诀窍是照着菜谱来做。

哥哥开始打工了。

回家时间也变得很晚。

虽然很寂寞,但会和那须野一起好好看家。

哥哥用第一次拿到的打工酬劳买了熊猫的DVD。

熊猫很可爱。被治愈了。

哥哥把来上门服务的大姐姐带进房间了。

枫的目标是成为善解人意的妹妹,所以打算闭上眼睛。

那是个非常漂亮的姐姐。

哥哥居然有了女朋友!

怎么可能!

真的!

再说一次,怎么可能!

交往的对象是之前那个上门服务的大姐姐……不,是樱岛麻衣小姐。

仔细看看,还真是个相当漂亮的人。

担心哥哥是不是被骗了。

这世上存在『仙人跳』和『美人计』,书上这么写了。所以非常担心哥哥。

麻衣姐姐是很好的人。

还是能上电视的名人。

好厉害,枫根本学不来。真的好厉害。

她还给了枫新的洋装。

从今天开始,哥哥的朋友要在这里住几天。

名叫双叶理央。

胸部非常大。

真想让她分一点给枫。

被理央姐姐说了『真羡慕你长得高啊』

真想交换一下。

作为一个妹妹,枫长得太高了。

哥哥变成不良少年了。

然而,并不是这样。

和花姐姐是麻衣姐姐的妹妹。

她闪闪发光的很好看。

不愧是当偶像的!

她和枫玩得很好。

最近,经常做梦。

梦到小时候的枫和小时候的哥哥在玩耍。

一起画画,一起办家家。

但是,枫从没有做过这种事。

枫并没有小时候。

枫只认识长大了的哥哥。

有些事情枫也知道。

哥哥其实一直在后悔。

后悔花枫的事。

后悔在花枫因被欺凌而痛苦的时候,自己没能帮上忙。这不是从哥哥那里听来的,而是枫自己明白的。

如果,枫就这样消失了的话,哥哥一定又会后悔。他肯定后悔自己没有为枫做到任何事。

所以,枫制定了很多目标。

是要和哥哥一起实现的目标。

因为枫不想让哥哥在自己消失以后感到后悔。

希望他能自豪地说自己实现了枫很多的梦想。

比起悲伤的记忆,枫想留下更多高兴的,开心的,能让人笑出来的记忆。

如果哥哥在枫不见了以后,还能笑着想起枫的事,那就太好了。

为此,枫要加油。

手上出现了伤痕。

之前也见过这种东西。

因为哥哥很担心,所以希望快点好。

枫的心中有谁人在喊着『好害怕,好害怕』

好像因为害怕走出家门而哭出来了。

但是,没事的。

枫还有哥哥在,所以没问题的。

海非常大。

海浪呼啦呼啦的!

麻衣姐姐做的饭团非常好吃。

看到哥哥高兴的样子,枫也很开心。

如果还能和大家一起来海边就好了。

在医院醒来了。

听说枫突然倒下,失去意识了。

做了各种各样的检查。结果是枫很健康。

但是,哥哥无精打采的。他看着枫的眼神显得很寂寞。

大概,留给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吧。

好害怕。

每天都在做梦。

枫已经知道了。

这应该是花枫的记忆。

所以,害怕。

枫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还能保持多久。

也不知道能不能将所有的目标都划上圈圈。

一想到哥哥可能会为此感到后悔,就很害怕。

拜托了。

再给枫一点时间。

希望哥哥再回想起枫的时候能笑出来。

想让他心中对枫回忆都是令人开心的。

所以,请再给枫一点时间吧。

多亏了哥哥,枫完成了很多目标。

画圈圈!

终于来到了一直都害怕着的外面。

去麻衣姐姐家玩了。

乘了电车。

去了海边。

吃了便当!

也看到了熊猫!

还去了学校——虽然只是一会儿!

一切都是托哥哥的福。

哥哥给了枫很多的幸福。能成为哥哥的妹妹,枫很幸福。

现在,至今为止,以及从今往后,都最喜欢哥哥了!

明天,要去白天的学校。


(Hester) #26

被香烟熏到的眼睛可以流泪


(Hester) #27

咬着牙控制着
羡慕还可以清楚描述完一件事的人


(Hester) #28

ipad pro 指绘的自己的小像(真的摸鱼


(Hester) #29

对愿意背向阳光走向我的人…没有抵抗力


(Hester) #30

每次受到伤害就相当于在心里插一把不会拔出来的刀。
后来伤口就愈合了,紧紧把刀锋咬在肉里面。
再后来想到这件事的时候就要搅动着这把刀,把里面娇嫩的新生的组织绞的稀巴烂。
可是受到伤害多了,心里面插的不会拔出来的刀就多了。
再想要回忆某件事的时候,就要翻动着刀子们。
“啊…让我看看是这把刀么?不是喔…那我再翻翻…喂喂你借过啊!我要找的不是你哇!”
一边拨弄着辨认一边包在心里面的刀之间就在打架 ,各种各样的事情就都被翻腾出来了。最后把脆弱的血肉翻的都模糊了,也未必找得到最开始想要找的刀。却有更多的刀子被翻腾出来,牵动着敏感的神经。

最后会有一个人走过来问问你:“喔喔!你的心是什么样的哇!我可以拿走嘛?”
你早就痛的没力气阻挡好奇的访客,于是他大摇大摆走进来,指着刀锋上面沾满的干涸血迹大叫:
“喔喔!你这个人!居然是铁做的心肠!”
你徒劳的张张嘴想要辩解什么,他又继续惊诧起来:
“啊啊啊!上面怎么都是血!你这个人!是吃人的怪物啊!”
你低下头,想了想:“原来我是会吃到自己的怪物啊。”
你又想了想,这个人走进来是为了得到你的心,那是不是把心给这个人就可以偿他所愿了呢。
你试探着用被刀子割伤的双手血淋淋地捧起来自己早已没有血肉留下的心:“呐,我只有这个了哇…如果你想要的话…”
他又啊啊怪叫起来:
“是血!你的手上是血啊!你吃人啊!你杀人啊!你要把刀子给我!你要把你的刀子心给我!你要杀了我啊!”
他或许仓皇的推开你的手,又或许为了自卫徒劳地把自己的刀子留在你的心上面。但是他的手,却因为碰触了刀子划上了,流了一小股血。十指连心,他痛的扭曲了面孔,和别人大声讲:“你看他!我只是要看看他的心!我只是看看能不能帮帮他!却被他用刀扎了我一刀!你看这是我的血啊!”
你不再能张嘴辩解了,因为那刀伤确是由你造成的,你也就认为你有罪了。
后来你或许选择用更多的肉包裹你只剩下刀子的心,至少在外表看不出来这是会伤害别人的刀;又或许选择忍痛拔出刀子自卫,谁过来就带着疯狗的姿态和他同归于尽;又或许自暴自弃,无所谓的被别人来来回回观看自己的刀子心。
最后你成了主动的或者是被动的尸体,骨头都烧成了灰,只有刀子在炉火中闪烁着红光。
大家缅怀着说:“你看啊!那是受火刑的死人啊!你看那是刀啊!他伤害了多少人啊!哪怕他死了!烧成灰了!也要用他的刀在我们心上刻下属于他的伤痕!也要让我们痛啊!也要让我们的心流血啊!”


(Hester) #31

这个晚点更新就没了(((咕咕咕咕咕


(Hester) #32

她敲敲外壳:喂!被魔鬼保护的挺好嘛!还没死喔!
她又看了看我:我本来以为吃掉这个人你会死掉呢!好厉害哦!
现在就让我死掉吧…死掉死掉死掉死掉
如你所愿死掉吧
你是谁啊!

我不想看见城的那张脸…如果他知道了…一定仓皇又难过…我不能我不能…逃避有什么错的!为什么不能逃避!为什么一定要有逻辑!没有逻辑就是逻辑!为什么这个就是对的!为什么不是就是不对的!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听别人的我自己的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Hester) #33

“精神状态这么不稳定还差劲 趁早死掉然后在hitorino删号吧”
“现在就删号吧 把所有东西都删除掉”
“你这样是不理性的 是情绪化的 是不符合逻辑的”


(Hester) #34

连续做了十几天梦 每天梦到的都是最恐惧的事情 每一次都是真实的情感的再现 为什么是这样呢 我们发生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