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伤、自杀和资本主义的异化

汉化
理论

(御坂0x4e21) #1

原文:https://www.marxist.com/self-harm-suicide-and-capitalist-alienation.htm
御坂也不知道放在这里到底对不对……是不是会诱发抑郁情绪或者什么。

BBC 最近发布的一份数据显示,「英国因自伤送医的儿童数量达到了五年来的新高」。健康和社会关怀信息中心完成的一项研究表明,在10~14岁组,自伤送医的女孩从2009年到2010年间的3090人增加到2013年至2014年的5953人,而男孩在同期则从454人增加到659人。女孩和男孩分别增长了几乎93%和45%。

就今天很多年轻人所感受到的绝望和异化,这份数据已然是一份诉状;然而,在资本主义衰退的时代,这不过是整个社会中正在发生的更广泛危机中的冰山一角。

资本主义的崩溃、2008年金融危机的效应,以及随之而来的混乱和不稳定以至于让工人阶级放弃他们生命——我们必须从一种更宏大的背景来检视这些数据。这确是起点,但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这里。我们必须更深刻地思考这一现象的原因,才更能理解怎样能真正帮助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自伤的原因

个体感觉有必要自伤的原因有很多,但主流研究表明,最普遍的因素之一,是这么做能让人感到自己还能掌控自己的身体和生命。

在情绪障碍的过程中,一旦关于教育、职业、感情、家庭和健康的不安全感影响到了精神健康,无助感就会变得复杂。当人们感觉无法对自己的生活和身边的世界作出丝毫影响之时,一些人有时就会感到他们唯一能控制的就是他们自己的身体存在。为了摆脱这种无力感,影响和改变他们唯一有权掌控的东西——他们的身体,也就会成为所有这些压抑和挫折的出口。切割,击打,服毒,或者怎样去伤害自己的身体,这让他们感觉身体上的不同,从而(仅仅是暂时地)摆脱对日常生活有着巨大影响的情绪压力。

在这种观点中,必须把自伤理解成一种对抗机制——聚焦于有形的痛苦,去越过那些直接造成了压力和情绪痛苦的源头。这不仅仅是一种求救的哭喊,也不仅仅是真正想要死去的提示符,而围绕着这一点的混乱,成为了一个人寻求帮助的最大困难之一。

在这种伤害的情景之下,身体分泌更多的内啡肽和其他能够止痛的化学物质,试图保护自己。在其他情景里,比如说进行了大量体育运动或者受到了运动伤害的情况下,这种反应也会出现。在把身体推向极限,并稍适休息之后,人会感到一阵疲惫和虚弱,紧跟着就是平静甚至是欣快的感觉。此时,身体开始自我修复,并在体内释放那些化学物质以助于修复过程。

看见和体验愈合的过程,自伤也和这种心理学因素有关。随着身体的愈合和好转,人们可能面临的任何问题都能被克服和改善。

孤立和无助

然而,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孤立?为什么人们特别是年轻人感到如此无助,感到同自己身边的世界的一种割裂,以至于感到唯有参与自伤这种毁灭性的行为,才能对任何事实作出丝毫改变?

年轻人的将来没有或者无甚希望,职位稀缺,工资低下,工作环境恶劣,主流社会的方方面面显然都已经被最顶端一小撮人的脑洞所主宰——在这样的社会中,人们感到这种孤立,还需要更多疑问吗?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自己为了减轻压力、对抗抑郁和焦虑,向那些行为滑去。

世界卫生组织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在英格兰,青少年自伤者的数量是过去十年的三倍。在联合王国的其他地方,在欧洲,在一切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证据能证明类似的趋势不存在。“学龄儿童的健康行为”计划的一项抽样调查结果显示,15岁的受访者中,22% 曾经故意伤害自己;而在这些人中,高达 43%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至少每个月就要这么做一次。

不用说,将自我伤害作为一种应对手段不是人们遇到困难时最健康的选择。人们可以更好地处理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

心理治疗、伤害最小化技术已经显现出减少了人们对自伤的依赖,以至于近年来在治疗具如此复杂行为的患者时,重点已经从尝试停止一切自我伤害的行为,变成了最小化行为的伤害,并试着以照料来支持他们。这包括:把橡皮筋绷紧在手腕上并在受到压力的时候拉断;手握染有红色食用色素的冰块,在融化时感受痛苦,而同时留下一个可见的行为印记。这些行为虽然也造成痛苦,并从而提供类似于更极端的自伤行为的体验,但它们不会造成其他行为,像是切割、撞墙和服毒,所造成的伤害。同时,如果有人真的觉得必须割伤才有效,临床医师会建议用其他的方法以减少感染等可能存在的危险。

建立自伤者周围的支持网络、在不同的周期内制定护理计划,也都有助于维护他们的精神健康。这种社会网络的欠缺和不稳定,会增加一个人屈服于抑郁和自伤的风险。因此,建立安全网可以大大减少人们的孤立感,降低他们从社会的裂痕上跌落而参与那些危险活动的可能。

资本主义和异化

也正是在这个领域,在建立支持网络这件事上,更体现出一个建立在剥削上的制度本身就是错的。这个制度,一次又一次地让社会中最弱势的一部分人失望。

危机中的资本主义,上涨的解雇率,工作的不稳定,更低的工资,更差的合同和待遇,“福利国家”和照护服务的破灭,以及医保私有化造成的错位,更是让越来越多的人陷入困境。

当你回顾1980年代去产业化的效果,从采矿业,到无数被出售的工业部门,多少个以这些行业为生的群体因而失业,他们的安全感瞬间化为碎片。过去工人阶级在经济中尚占据一席之地的时候,由朋友和家庭的支持网络,也全都荡然无存。人们越来越被社会孤立,越来越多地从崩溃的边缘滑落。

从1990年代以来,随着公共领域投资的增加和信贷的大规模扩张,在一段时间内止住局部地区的某些更可怕的效应仍是可能的。虽然我们必须承认,酗酒、吸毒和其他社会弊病在此期间仍然在增长。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这个崩溃的过程已经愈发加速了。到了这福利制度被彻底毁灭,工资却不断降低的年代里,人们发觉仅仅是活着都越来越难,社会后果不言而喻。在接下来的时代里,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统计学的局限

关于自伤的统计结果本身令人震惊和痛心;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已知的数字也不能完全表达问题的严重程度。多数医疗专业人士解释说,自伤者只有极度痛苦、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人才需要到医院治疗。多数自我伤害都是私人行为,造成的身体伤害还不必去医院。

同样,随着年龄增长,虽然自伤仍在继续,但也可能用不同方式表达;再加上掌握了其他的应对策略,就医的可能性更加减少。

如何定义自我伤害也是一个问题。正如早前 BBC 的一份报告指出:“男孩比女孩更容易打自己, 而许多医院可能不把这些归类为自我伤害,活动家补充道。”

如果再算上酗酒、吸毒参加危险活动以及主动放弃自己的健康这些所导致的后续问题,那自我伤害的行为就太多了。是否在数据中包括这些行为,往往取决于具体报告机构是把这些定义为自我伤害还是算作其他分类。

因此,所有与自我伤害相关的统计数字都只能看作是对部分人口影响的大小。

神话:自杀和自我伤害

如上所述,自我伤害是一种应对方式,是在绝望时设法活下来的一种尝试。这种应对的尝试是有局限的:如果这些人们没有得到适当的支持,也没有围绕着的安全网,他们最终会以一种极端的形式——终结自己的生命——来表达他们感受到的异化。

自伤者和自杀者之间确实不一定有直接的关系,但是造成其中一种情况的条件和感受也同样能产生另一种。如果我们看下2008年危机爆发以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自杀率的相关数据,就会不幸地发现其增长速度与上面讨论的自我伤害事件的增长相似。

一篇由专家团队于2013年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上的报告直接地将许多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里这种自杀率的增长与2008年的金融危机及其后续效应所造成的不稳定性联系在一起。

BBC 对此发表评论说:

2008年经济危机后,欧美国家的自杀率,特别是男性和失业率较高国家居民的自杀率上升。

以及:

他们在《英国医学杂志》上的分析观察了来自54个国家的数据,以评估2008年美国信贷和房地产市场崩溃所触发的金融问题对全球的影响。
在危机开始后的一年里,男性自杀率总体上升了3.3%。

基于之前的趋势,2009年的自杀人数仅仅在这些国家就难以置信地达到了4883人的数字。

这篇报告之后接着指出,在2009年里“失业率增长了37%,而人均GDP下降了3%,反映出2008年经济危机的爆发。”

对于这些数字,撒玛利亚会(英国和爱尔兰的一家慈善机构,专门提供自杀援助)的一名发言人评论说:

我们毫不惊讶经济衰退期间自杀率会增加。
我们于2008年,正好是现在这场衰退开始以前,在各分支机构进行了一次快照式的电话调查,结果显示每十名受访者中有一人提及财务困难。而到了去(2009)年年底,这个数字增加到每六人中有一人。

能得出这一结论的不仅仅是这一篇文章。如BBC所报道,《英国精神病学杂志》刊载了更深入的研究:

牛津大学和伦敦卫生及热带医学学院的研究分析了24个欧盟成员国、美国及加拿大的数据。
这项研究显示欧洲的自杀率直到2007年都在下降,在2009年里却增长了6.5%。这个水平一直持续到2011年。
这个研究小组说,如果以前的趋势继续下去的话,这相当于自杀人数相比预期增加7950人以上。
自杀死亡数之前在加拿大同样是下降的,但是在2008年衰退爆发时出现了明显的增加,自杀者多出250余人。
美国自杀人数本来就在增加,而经济危机加速了这一增长,导致额外4750人死亡。
报告中说,失业、房屋(因为欠款)被收回和负债是主要的风险因素。

完整报告

以上统计主要聚焦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加拿大和欧盟。但如果你看得更广,事情其实都差不多。WHO 在研究了10年间的调研和数据后指出,平均每40秒钟就有一个人在世界上的某一个地方结束自己的生命:

  • 一年有大约80万人自杀
  • 15到29岁的年轻人中,自杀是第二高的致死因素
  • 70岁以上的长者是最容易自杀的
  • 自杀导致的死亡中 3/4 出现在低、中等收入国家
  • 在富有国家里,男性死亡人数是女性的三倍

从这些数字中我们可以看到的不过是现代资本主义的一个鲜明的画像,这个浪费了这么多人的潜力的体系。 每年都有80万人在绝望中死去。 那80万男人、女人和孩子,他们的心灵、智慧、技能和创造力如果能够被利用,将有助于创造一个真正美好的世界,一个值得生活、更值得为之生活的社会。 全世界每年有80万人被冷冰冰的逐利机器的轮子所碾过。

当代的希望与绝望

世界范围内的资本主义正处在危机之中。它已经到了能在现代世界创造出奇迹的阶段。与此同时,创造这种奇迹的绝大多数人与自己的劳动成果是分离的。他们被剥夺了参与政治进程的权利,被孤立在他们自己的社区中——这些社区遭到了去工业化、失业、吸毒和酗酒等社会弊病的摧残。

虽然看看上面这些统计数字没什么难处,绝望和沮丧也都来得轻易,但这样的回应并不能帮助任何人,至少不会帮到那些生活在最恶劣条件之中的的工人阶级群众。生活在令人难以置信的脆弱环境中的人们急需帮助,那个体制却不会提供丝毫的支援。与自伤和自杀有关的数字更应该被视作人们为这个体制而愤怒的原因。

这些数字也只该被看作硬币的一面。诚然,许多人处于绝望的状态,但社会意识的进一步发展,青年人和工人阶级开始选择激进的政治态度,寻求革命的出路。因此,自我伤害的统计数字并不完全能代表我们目前看到的正在发生的情况。

导致个人屈服于异化和绝望的过程,也同样正在推动更广泛的劳动群体得出革命的结论,并集体地寻求资本主义危机的解决方案。从最近香港、弗格森和布基纳法索的群众运动,到希腊、西班牙和意大利的普遍罢工,我们看到世界范围内的激进运动重新出现,群众正在寻找一条出路,一场能够席卷全人类的运动。

革命,唯一的出路

透过工人阶级的集体力量,被压迫和被剥削的人们有能力站起来,接管银行和大型产业的经济制高点,并按照社会的需求民主地规划生产。把工作时间缩短到每周25小时而不减少工资,将失业者重新请回劳动力的大军,就能够使人民生活稳定,让人们有真正参与社会民主进程的时间。人民群众第一次不再被周遭的世界所异化,而是成为发展变化的积极推动者。

把工人阶级创造的财富从逐利的企业中解放出来,也将让我们能在住房、教育、卫生和社会关怀等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奠定一个真正包容的社会的基础。我们将能够建立一个支持体系,在生活困难时期帮助最弱势群体。这可以终结我们在资本主义下所看到的抑郁、压力、焦虑、自残和自杀等恶性循环。

归根结底,对于个人也对于整个人类,唯一出路就是一劳永逸地摧毁这个剥削制度,为社会主义的未来而战。


(Y00) #2

话说 这篇文章可以转载吗 我复制粘贴 并加上到这里的链接 然后注上是misaka4e21


(御坂0x4e21) #3

可以呀。御坂御坂只是觉得翻译得还不如机翻来得通顺……